从1980到2020,这些食物你都还记得吗

郑州吃货 吃货原创 2020-11-06 612 0

再也没有二十几岁的80后,也再没有十几岁的90后。


小时候,对于卡路里地沟油什么的没什么概念,吃着好吃的,恨不得全塞进嘴巴里;


长大了,面对超市里一排排各式各样的零食,反倒是一遍又一遍地筛选,哪款好吃又不胖,哪款比较有营养......



现在想想,小时候那些零食的味道,真的好经典。


一起拨开时间的迷雾,看看三十年间,陪伴我们的零食都有哪些改变。



小时候裤兜里但凡揣着点钱,就屁颠儿跑进小卖铺买零食吃,能买得起什么买什么,但大多还是买了辣条吃。



没有鸭的南京板鸭,没有肉的唐僧肉,还有一毛钱一片的大辣片,一条一条的撕着吃,老香了。



不知何时,这种小时候再普遍不过的零食,一跃而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网红。


曾经5毛钱一包的卫龙,也成为辣条界扛把子,卖到了几块钱;

曾经不知卫生健康的我们,现在看到315期间被曝出某些辣条品牌生产环境脏乱差的新闻,心头也为之一颤。


但那种香香辣辣的口感真的是从小爱到大啊。



除了辣条,小时候最喜欢买各种泡泡糖了。稍微有零花钱的,就吃大大和比巴卜,口袋里没钱了,就吃西瓜泡泡糖。



和小伙伴一起比赛看谁吹得泡泡最大。

还会趁对方不注意,把他吹起的大泡泡给他扎破,泡泡全粘脸上了,旁边的小伙伴全都笑得肚子疼。



还有一嚼就张不开嘴的粘牙糖;边吃还可以不经意的学大人吹口哨的口哨糖;


遇水会咕咕冒泡的爆炸汽水糖;每次上学前都哼唧着妈妈给我买的旺旺黑妞;



小时候爱吃的猴王丹,还称为“老鼠屎”。黑乎乎的,酸甜带点苦涩,有点话梅味的感觉。


当时我还把它当做仙丹,每吃一颗下去的那种神圣感,满足儿时对神话的满满向往。



那时候几毛钱买到的糖果,能高兴的玩上一天!


而现在,大大和比巴卜逐渐消失,更多口味的口香糖随处可见;粘牙糖、口哨糖这些小零食也只能在一些某宝店铺能找到了;


当初最爱的旺旺,现在也出了各种新型周边,旺旺调味料,旺旺家具,旺旺联名款衣服......无数次登上热搜。




小时候看电影都是坐在街头放的大荧幕那种,更别说电影标配爆米花了。



那时会有爷爷不定期的载着机器来到街上,看见的小孩会立马跑回家里,叫大人拿玉米出来嘣爆米花。



北方都喜欢用玉米作原料,用大米来嘣米花的,能叫别的小孩羡慕半天。我们都围成一圈,看着爷爷转动炉子,想靠近又不敢靠近,捂着耳朵期待着自己爆米花。



后来还出现一种江米棍,用机器直接将玉米打成长条状。虽说都是玉米做的,但口感完全不同。


爆米花是硬硬脆脆的,江米棍是清脆的,比爆米花更膨化。



现在城市化建设越来越好,这种老手艺也逐渐没落,偶然会在郑州的某个角落看到,但来来往往的行人却很少再驻足。



还记得小时候让妈妈整箱地往家里买魔法士,目的就是为了比别的小朋友更快的集齐里面的卡片。

每撕开一包面之前,都要暗自祈祷一番,期待着会是心里想的那张。

集齐一套魔法士卡片几乎成了当时每个小孩的愿望。

以至于会变着法的和同学交换相互缺少的卡片,或者玩小游戏赢得自己想要的卡片;



同一时期的记忆还有小浣熊干脆面,与魔法士相同,都是可以集卡片,不同的是卡片场景人物都不一样。



当时如果班里哪个同学把魔法士和小浣熊的卡片都集齐,那真的是男(女)神级别的存在啊!是班里同学集体羡慕的人!


当时吃着干脆面各种找同学换卡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一转眼,小屁孩儿如今都已长成大人;


再去超市拿起小浣熊,也只是一包干脆面了,集卡片活动也早已消失。



娃哈哈出的AD钙奶到底有多火呢?这样说吧,小时候家长哄孩子都不说喝个AD钙奶,都是说,“来来来,喝个娃哈哈就没事了啊乖......”


可以说娃哈哈一度成为8090这代人心中AD钙奶的代名词。


后来娃哈哈公司接连推出爽歪歪、营养快线等产品,但终没能超越AD钙奶在80、90后心中的位置。



上了小学后,那时候全国各地都流行袋装的冰水,我当时喝的叫七点半。

提子味、荔枝味、草莓味等等好几种口味;五毛钱一袋,放冰柜里一冻,那是夏天最期待的事了。



上完体育课,班上的小孩儿都爱买一袋七点半。大家都专挑冻得最硬一包,既能降温,又能吸很长时间。


咬到最后,吃里边的碎冰冰,甜丝丝的。


小时候容易生病,一生病爸爸就给我买菠萝奶。


其实根本就不是牛奶,只是一种勾兑的奶味饮料。但那时候只要有菠萝奶,我就会乖乖吃药。



在长沙一次偶然间,在一家小卖部发现了这个饮料,兴冲冲的买了一盒带回去,喝了一个,全是浓浓的菠萝香精味,但是心里那份关于儿时的记忆全涌出来了。


味觉是有记忆的,这句话再次被验证。


每一位老郑州对于花花牛都不陌生。

“花花牛,好朋友”的亲切广告语犹如耳畔,一根吸管,吸的咕噜咕噜响,酸酸甜甜,和小伙伴说着悄悄话,夏天就悄悄飞走了。



从最初的老式玻璃瓶,到如今各式各样的包装;从小孩到成人,花花牛却从未离开郑州市民的生活中。



其实我们都知道,回味怀念的不是零食,而是那时那刻吃零食时的自己,无忧无虑。童年的我们都长大了。


互动话题

#你还记得儿时的小零食吗?#

欢迎留言评论在下方

和小编一起讨论
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郑州吃货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郑州吃货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标签列表